Menu

李家富


南北樓東主

「1967年,我在一家建築師樓工作,日間做學徒,晚上讀夜校。公司在利園一樓,同一棟樓有很多政府辦公室,但三年後我發覺自己志不在此。我的家人在希慎道經營一間名為『咖啡屋』的餐廳,其西式糕餅非常受歡迎。後來在1971年,我們開了南北樓,當時香港的川菜酒家還不算多。每晚在中環放工後,我都會到酒樓幫爸爸手。那個年代的年輕人,生活不如現在的新一代般多姿多彩,因此我將全部空閒時間投放在家族生意上。其實一開業,我們的人客已頗為國際化,其中包括在香港工作的英國人,廣東人反而不多。後來到了七、八十年代,日本客越來越多,那個年代他們經濟起飛,在銅鑼灣就開了不少日式百貨公司。現在每逢欖球賽季一到,酒家就會爆滿,因為很多客人都會訂幾圍枱去跟好友狂歡盡興,他們有時甚至除掉上衫,手舞足蹈,場面喧鬧。各國傳媒都會來採訪,例如紐約時報就曾報道過我們。李小龍的電影『死亡遊戲』是在這裡取景,所以每當粉絲來訪他們都會問及這件事。當年拍攝我不在現場,但我的弟弟有在場打點,確保攝製隊順利完成拍攝。」

更多故事

銅鑼灣今昔


專題

銅鑼灣是香港的寫照。從百年前開埠到今時今日,銅鑼灣的活力、多元令無數港人著迷,無論是急速的步伐、鮮明的對比、澎湃的動感,都忠實反映著都會的千姿百態。

  • Gabriel


    住喺大坑嘅小朋友

    「好開心今日放假,我而家要去街市!我個袋裝滿咗零食同水…

    掠影
  • 輝哥


    火龍總指揮 大坑坊眾福利會

    經歷悠悠歲月,縱然現在的大坑已被周遭高樓大廈所包圍,但這地方依然保留著「村」的特色。穿過小街窄巷,你會發現數間建於十九世紀的石屋;而每逢中秋,隨著有138年歷史的大坑火龍舞起…

    訪談
  • 張先生


    上海國賓理髮公司東主

    我在這裡幫人剪髮超過50年了,頭20年在另一間舖,這30年來都是在這邊。我1978年來到銅鑼灣,舊老闆退休時我還後生,就讓我接手。我是在香港學師的,當理髮師有幾十年了…

    訪談
  • Marian


    遊客

    「我來自荷蘭,是一位機艙服務員,在這裡停留兩晚。因工作關係,每年都會來香港幾次,有時會四處遊覽,但這次我只是在酒店附近閒逛,到維園享受陽光。這段時間香港天氣非常宜人,荷蘭就仍然很冷…

    掠影

擁抱銅鑼灣


專題

銅鑼灣的轉變步伐急速,可謂年年變、年年新。無論居民或遊人,這裡的時尚、飲食、電影、藝術面貌都足以讓人深深愛上,無法自拔。

銅鑼灣今昔


專題

銅鑼灣是香港的寫照。從百年前開埠到今時今日,銅鑼灣的活力、多元令無數港人著迷,無論是急速的步伐、鮮明的對比、澎湃的動感,都忠實反映著都會的千姿百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