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Michell Lie


品牌經理、水墨藝術家和蠟燭製作人

「在我眼中,銅鑼灣簡直是一文化寶地。我住在維多利亞公園旁邊,並在這裡度過中學生涯。我在維園玩、游泳、騎單車、跑步,它讓我的生活變得多姿多采。以前放學後,時常會到希雲街食甜品、跟街口店的貓仔玩,又或者到同學家中聊天。銅鑼灣的學習和創作氣氛非常濃厚,而這裡的人往往別具一格,聚在一起就成為一個文化大熔爐。當你住過銅鑼灣,你就很難再適應其他地方了。無論生活上還是事業上,藝術和與設計都對我非常重要。 現在,白天我是一家餐飲集團的品牌經理,晚上則會搖身一變,成為水墨畫家,也會製作蠟燭。我想幫助香港的老人家,為他們籌款。我曾當過義工替人照顧初生嬰兒,他們樣子可愛,所以很多人踴躍去幫他們,但反觀老人們卻往往受到忽略和誤解。沒有他們過去的付出,我們也沒有今日。我希望這些長者能得到尊重和愛護,尤其是當他們步入生的黃昏階段時,更需要旁人的關愛。我的夢想是為一個藝術家,於是在大學主修商科時,亦同時選修了相關課程。我去年決定重拾這份興趣,相信有心不怕遲吧。現在,我將作品籌得的資金用於安老事務上,希望為老友記們出一分力。

更多故事

銅鑼灣今昔


專題

銅鑼灣是香港的寫照。從百年前開埠到今時今日,銅鑼灣的活力、多元令無數港人著迷,無論是急速的步伐、鮮明的對比、澎湃的動感,都忠實反映著都會的千姿百態。

  • 麥蓮茜


    香港青年藝術協會 (YAF) 創辦人

    如果世上真的有天意,相信就是天意讓麥蓮茜來到香港。大約30年前,這位年輕的英國藝術工作者背著背包環遊亞洲。「我們去過孟加拉、印度、巴基斯坦,經新疆喀什的紅其拉甫口岸到中國…

    訪談
  • 伍婉婷


    灣仔區區議員

    對伍婉婷來說,成為灣仔區區議員純屬機緣巧合。香港出世,香港長大的伍婉婷小時的志願是成為作家。

    訪談
  • Kyle 和 Victoria


    國際學生

    Kyle:「我們是在香港讀書的國際學生,因為在家容易分心,所以專程來到中央圖書館溫習。這裡很方便,甚麼都有,可以到維園散步,鄰近亦有不少餐廳食肆。這一帶環境非常吸引,寧謐的圖書館適合看書…

    掠影
  • 費英峰與家人


    Neena、Parida、狗狗Bobo、 Bjorn (費英峰)、Noa

    Neena:「銅鑼灣是我的家。」
    Bjorn:「我們住在銅鑼灣已經10年了,由這裡去任何地方都很方便。一年365日…

    掠影
  • 么鳳


    富明街3號

    源自上海的么鳳,約六十年前來到香港。這家中式零食專賣店,售賣涼果、乾果、堅果及牛、豬、魚等各式肉乾…

    掠影
  • 岩見武夫 與 岩見龍馬


    香港柔道館

    五十多年前,岩見龍馬的父親岩見武夫來到香港,希望將日本的代表文化與國粹——柔道帶到這個城市。他在1966年於太子開設道場「香港柔道館」,後來搬遷到銅鑼灣。

    訪談
  • Karen See


    {embrace} worldwide 創辦人

    「從前我是一家跨國廣告公司的首席傳訊官,每日上班都在銅鑼灣坐小巴,持續多年。現在我是一間領袖管理顧問公司的老闆,為個人與機構提供指導及建議,幫助他們達至更佳表現。如果要我以五個詞語形容銅鑼灣…

    掠影
  • 徐錫安


    太平館餐廳總經理

    太平館餐廳始創於清朝1860年,當時廣州是一個外貿城市…

    訪談

擁抱銅鑼灣


專題

銅鑼灣的轉變步伐急速,可謂年年變、年年新。無論居民或遊人,這裡的時尚、飲食、電影、藝術面貌都足以讓人深深愛上,無法自拔。

銅鑼灣今昔


專題

銅鑼灣是香港的寫照。從百年前開埠到今時今日,銅鑼灣的活力、多元令無數港人著迷,無論是急速的步伐、鮮明的對比、澎湃的動感,都忠實反映著都會的千姿百態。

  • 么鳳


    富明街3號

    源自上海的么鳳,約六十年前來到香港。這家中式零食專賣店,售賣涼果、乾果、堅果及牛、豬、魚等各式肉乾…

    掠影
  • 岩見武夫 與 岩見龍馬


    香港柔道館

    五十多年前,岩見龍馬的父親岩見武夫來到香港,希望將日本的代表文化與國粹——柔道帶到這個城市。他在1966年於太子開設道場「香港柔道館」,後來搬遷到銅鑼灣。

    訪談
  • Karen See


    {embrace} worldwide 創辦人

    「從前我是一家跨國廣告公司的首席傳訊官,每日上班都在銅鑼灣坐小巴,持續多年。現在我是一間領袖管理顧問公司的老闆,為個人與機構提供指導及建議,幫助他們達至更佳表現。如果要我以五個詞語形容銅鑼灣…

    掠影
  • 徐錫安


    太平館餐廳總經理

    太平館餐廳始創於清朝1860年,當時廣州是一個外貿城市…

    訪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