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潘婆婆


銅鑼灣的老街坊

「1933年我在駱克道出世,20歲嫁去古巴,1960年我們全家回流返香港。我們之前在古巴聖地亞哥經營超級市場,後來將賺到的錢在銅鑼灣買了層樓。我們全家的衣食住行,全部都在銅鑼灣。我每日都去寶靈頓道街市買餸,以前後生時,仲會日日跟樓上街坊一齊打麻雀。」

更多故事

銅鑼灣今昔


專題

銅鑼灣是香港的寫照。從百年前開埠到今時今日,銅鑼灣的活力、多元令無數港人著迷,無論是急速的步伐、鮮明的對比、澎湃的動感,都忠實反映著都會的千姿百態。

  • Cynthia Leung


    阿貓地攤店主

    一切緣於18年前,當時我和拍檔「阿貓」在波斯富街開設了一間地舖,專賣舊物。但隨著她收集的東西越來越多,舖的空間越來越不夠用,我們就決定賣掉藏品,將舖位搬到租金較便宜的樓上單位…

    訪談
  • 飲勝吧


    Rosalie Carpio與Alex Lai

    「你問我愛你有多深,我愛你有幾分。我的情也真,我的愛也真,月亮代表我的心⋯⋯」

    這首由鄧麗君原唱的首本名曲,是由Rosalie Carpio特別挑選…

    訪談
  • Paul與Jocelyn


    住在銅鑼灣的一對夫妻

    Jocelyn:「11歲那年我從芝加哥城郊移居香港。銅鑼灣是一個多姿多彩的地方,令人目不暇給,而且處處充滿朝氣,活力十足。這裡交通亦非常方便,一眨眼間就去到全港九。」

    掠影
  • 午炮


    流傳百年的傳統

    每天中午正點,在銅鑼灣避風塘都會響起「呯」一聲炮響,源頭正是告士打道海旁位置,一門可發射3磅重炮彈…

    掠影
  • 岩見武夫 與 岩見龍馬


    香港柔道館

    五十多年前,岩見龍馬的父親岩見武夫來到香港,希望將日本的代表文化與國粹——柔道帶到這個城市。他在1966年於太子開設道場「香港柔道館」,後來搬遷到銅鑼灣。

    訪談
  • Mimosa Lee


    售貨員

    「銅鑼灣那處地方令我最難忘?嗯…就是當時仍在新寧中心的Inn Side Out。那時候每晚都會跟朋友在這裡一邊暢飲,一邊吃花生,吃到滿地都是花生殼,當時真的很開心。現在,我在這區工作,樣樣事都很方便。在銅鑼灣…

    掠影
  • Jason Capobianco


    攝影師及電影製片人

    「禮信大廈內有不少隱世小店,而裡面那條小商巷就如電影場景一樣,令人一見難忘。在時明時暗的破落光管照明下,生果檔、舊式印刷舖、大排檔、車房、型格男裝店交織成充滿獨特個性的空間,是我心目中的天堂…

    掠影
  • Celia Garcia


    資深保良局義工

    「你有沒有聽過『飛機欖』?飛機欖小販會在街上大聲叫賣,而我們就在騎樓扔錢落街,小販就會掟欖給我們…

    訪談

擁抱銅鑼灣


專題

銅鑼灣的轉變步伐急速,可謂年年變、年年新。無論居民或遊人,這裡的時尚、飲食、電影、藝術面貌都足以讓人深深愛上,無法自拔。

銅鑼灣今昔


專題

銅鑼灣是香港的寫照。從百年前開埠到今時今日,銅鑼灣的活力、多元令無數港人著迷,無論是急速的步伐、鮮明的對比、澎湃的動感,都忠實反映著都會的千姿百態。

  • 岩見武夫 與 岩見龍馬


    香港柔道館

    五十多年前,岩見龍馬的父親岩見武夫來到香港,希望將日本的代表文化與國粹——柔道帶到這個城市。他在1966年於太子開設道場「香港柔道館」,後來搬遷到銅鑼灣。

    訪談
  • Mimosa Lee


    售貨員

    「銅鑼灣那處地方令我最難忘?嗯…就是當時仍在新寧中心的Inn Side Out。那時候每晚都會跟朋友在這裡一邊暢飲,一邊吃花生,吃到滿地都是花生殼,當時真的很開心。現在,我在這區工作,樣樣事都很方便。在銅鑼灣…

    掠影
  • Jason Capobianco


    攝影師及電影製片人

    「禮信大廈內有不少隱世小店,而裡面那條小商巷就如電影場景一樣,令人一見難忘。在時明時暗的破落光管照明下,生果檔、舊式印刷舖、大排檔、車房、型格男裝店交織成充滿獨特個性的空間,是我心目中的天堂…

    掠影
  • Celia Garcia


    資深保良局義工

    「你有沒有聽過『飛機欖』?飛機欖小販會在街上大聲叫賣,而我們就在騎樓扔錢落街,小販就會掟欖給我們…

    訪談